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
  • 院长信箱
  • 登录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我们

  首页 > 赛迪观察 > 正文

分析 | 日本物流与供应链发展研究与启示

来源:赛迪顾问  作者:只睿  投稿时间:2022-06-19

日本物流与供应链发展在日本经济发展不同阶段呈现不同特点,经过了从布局物流网络和供应链基础设施建设,到引入供应链管理并推行精细化政策,到重视本土供应链发展并积极探索供应链区域合作的发展历程。在政策法规制定、发展模式选择、供应链安全维护等方面为我国供应链体系创新、政策落地、全面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了有益借鉴。

一、经济增长期:积极布局物流网络,完成物流供应链初步建设,以综合商社为代表探索全球化产业经营模式

二战后,日本作为战败国百废待兴,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日本依托地理优势成为美军的“后勤军事基地”,大量加工军工产品,美国向日本注入巨额资金,并大量转移技术,使得日本经济得到很大恢复,物流基础设施建设也同步加快。1965年1月日本政府在《中期5年经济计划》中强调要实现物流的近代化,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高速道路网、港湾设施、流通聚集地等各种基础建设。1974年石油危机爆发,日本进入经济增长期。1974年后,由于石油危机,日本开始采取各种措施节约能源和资源,倒逼供应链进行适应性改变,增设了专门负责物流的部门,并以此为依托,从供应链整体的角度开展了降低物流成本运动。1977年,日本运输省流通对策部公布了“物流成本算定统一基准”,对推进企业物流和供应链管理的标准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典型供应链模式方面,以丸红、三菱等公司为代表的日本综合商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经济重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日本家电、汽车等制造业的快速发展,综合商社在全球构建销售网络,既发挥了海外原材料开发和供应的功能,又承担着把日本企业生产制造的产品推销到海外市场的任务,提升了日本产业的国际竞争力和供应链水平。1985年后,随着世界经济的持续走低,各国开始限制日本产品的进口,综合商社在海外事业机会减少,商社以此为契机,不遗余力地开拓国内市场,日本政府也大力出台扩大内需政策。综合商社通过联合其他各大商社或借助资本手段,进入新兴领域并快速向产业链上下游延展。

二、经济萧条期:引入供应链管理,进行全球化布局,政策保障精细化、高效化且可持续

进入20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大批企业破产,企业对物流成本和物流管理的关注度急剧上升。1990年前后,日本引入了“供应链管理”概念,建立了物流信息网络,实现了物流的高效率化,同时也标志着日本物流业进入国际化时代。为加快培育和提升日本物流业国际竞争力,从1997年起,每4年日本政府都制定一次《综合物流施策大纲》(见表1),制定日本供应链系统的发展目标,并对上一次《大纲》的目标和实施效果进行全面评价。

日本物流产业在经过了运输、物流、现代物流的发展战略期后,进入到供应链管理(SCM)时期。日本的供应链管理观念虽然引入较晚,但发展迅速,并形成了自身独特的管理经验和方法。进入21世纪,随着全球化发展和国内经济的低迷,日本经济开始以东亚为中心向全球发展,企业采购、生产制造和销售活动向外不断扩展,供应链管理开始迈向信息化、安全化、节约化发展。日本政府2013年发布《日本振兴战略》,提出推动具有全球竞争优势的制造业与服务业的供应链发展。积极推动区域经济合作,抢占战略先机,在21世纪全球经贸规则制定及供应链构建中占据主导地位。

表1 日本六次《综合物流施策大纲》比较

三、缓慢增长期:重视本土供应链发展,强化供应链区域合作,布局安全、弹性供应链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和反复对日本企业传统的管理模式和业务模式带来了巨大冲击。在此背景下,日本政府提出必须加强企业灵活应对环境急剧变化的动态能力建设,重塑“高效+经济安全”的弹性供应链体系。一方面意在增强本国供应链弹性,保障经济社会安全。2020年4月,日本最新发布的经济刺激方案中约有87%的预算是用于帮助日本公司产业链本土化,充分反映了日本重视本土供应链回流,力图加强本土供应链弹性。另一方面启动高科技产业全球供应链多方合作战略,避免过度依赖一国的情况,保障供应链安全、弹性。2020年11月,日澳首脑会谈强调要建立开放、安全、弹性和高效的关键矿物供应链。2021年2月,日英“2+2”会谈就经济安全保障合作达成一致。3月,日美澳印四国首脑峰会也强调在关键技术上展开合作,并召开关键技术供应链对话。4月,日美首脑会谈表示将包括半导体等供应链上结成伙伴,促进和保护对安全和繁荣至关重要的关键技术。

完善物流体系来支持全球供应链高效安全运行。在物流建设方面更加注重高附加值的物流服务,提出利用IoT,BD,AI等新技术,推进“物流革命”。第六次《综合物流施策大纲》也明确提出推进供应链整体高效化及价值创造、物流高附加值服务,实现从竞争到共创。

四、启示与建议

全面建设供应链信息网络,为实现高效供应链打下基础。日本建立了物流信息网络,将分散进行的物流活动整合起来,推进了物流的合理化、现代化、信息化,以配套完善的综合运输网络、完备的仓储配送设施、先进的信息网络平台等,实现了物流的高效率化。我国作为制造业大国,在供应链数字化及现代化方面也有部分尝试,但这些尝试通常由大型互联网企业主导,覆盖范围相对有限,平台之间难以互相联通。因此种弊端,我国宜采取顶层设计,构建全面高效的地区及国家级供应链信息网络,提升供应链上信息流转速度,赋能供应链生态系统建设。

明确供应链战略并建立推动落实的机制保障。日本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供应链战略的制定上具有极强的针对性和连贯性,并不断保障政策的落实,我国在也应该制定具有针对性的供应链战略目标,确立优先顺序,分产业分阶段逐步落实。以各阶段供应链发展实践评估和审查结果为依据,对发展目标进行的不断调整和修正,加强政策的连续性。通过建立同各产业各大企业的沟通机制和合作框架,有助于强化多方主体的协作,为政策实施和推进打下坚实的基础。

实施供应链安全战略,强化弹性供应链建设。日本以关键技术和关键供应链之间国际合作来搭建全球供应链的经济发展战略,从而和战略合作的国家形成更加安全、高效的供应链合作体系,积极推进供应链全球化建设。我国迫切需要把产业供应链安全提到国家战略高度,进行整体谋划和超前布局,内容可借鉴日本对本土供应链的弹性化改造手段,加快供应链数字化转型升级,为关键产业稳定运行提供安全保障。

【上一篇】: 赛迪观点 | 先进制造业园区引领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   【下一篇】: 新一轮能源革命下我国新型储能产业发展的几点思考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CCID)是工业和信息化部直属单位,又称赛迪研究院,下设18个研究所、中国软件评测中心和赛迪集团等20余家控股企业,在重庆、广东、江苏、山东等地设有分支机构,现有职工2000余人,博士硕士占51%以上。 自2000年成立以来,赛迪支撑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聚焦两化融合、智能制造、数字经济、军民融合等重点领域,逐步形成了研究咨询、评测认证、科技服务、媒体会展、军工业务、产业金融6大业务布局,累计为20余个国家部委、400余个地方政府、5000余个行业企业提供服务。 研究咨询是赛迪推动思想和知识创新的核心业务,致力于提供决策支撑与产业咨询服务,承担有多个国家重大产业规划编制任务,拥有赛迪专报、赛迪前瞻等20余本研究内刊,[更多]

赛迪专家更多

陆峰: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推进路径及方式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加快数字化...

张立:持续释放政策红利 为促进工业...

工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和增长引擎,工业稳则经济稳。为贯彻落实党中央、...

杨春立:2022年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

12月29日,在线上举行的2021通信产业大会暨首届工业互联网金紫竹峰会上...

张立:数据要素市场成为新蓝海,推...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区块链(Block Chain)、云计算...

赛迪机构

咨询业 媒体业 评测业 信息技术服务业 会展培训业 其他(分支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