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
  • 院长信箱
  • 登录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我们

  首页 > 赛迪观察 > 正文

赛迪顾问新锐评论2021年第08期(总第08期): 广东优化要素配置机制,塑造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环境新优势应注意四个问题

来源:赛迪顾问  作者:贾纺纺  投稿时间:2021-09-15

内容提要

生产要素是指进行社会生产经营活动中所必要的各种资源,主要包括劳动、资本、土地、技术、数据和能源等方面。广东制造业生产要素供给质量全国领先,但仍存在结构性短板。赛迪顾问广州分公司认为,提高广东制造业生产要素的配置效率实现高质量发展,应重点从以下四方面发力:一是全面树立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为核心的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目标;二是进一步加快制造业发展要素的市场化改革进程;三是大力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加强产业集群建设;四是遵循市场经济和产业发展规律,用好用活政府“有形之手”。

【关键词】

要素配置 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广东省

2021年8月9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布《广东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十四五”规划》,明确提出要“实施培土工程,塑造制造业发展环境新优势”。优化制造业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机制,促进要素自主有序流动,提高要素配置效率,有助于进一步激发全社会创造力和市场活力,对推动广东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一、广东要素供给质量全国领先

从人才要素看,广东人才总量与综合竞争力全国领先。广东就业人口总量连续多年居全国第一。2019年,广东制造业年末从业人数2044万人,是浙江、山东的1.5倍以上;规上制造业年均用工人数1287万人,是江苏的1.6倍、浙江的1.9倍、山东的2.7倍。广东企业家队伍“规模大、质量优”,2019年拥有高级经营管理人才约180万人,专业技术人才约636万人,技能人才约1250万人,专业技术人才和技能人才规模总量全国第一。

从资本要素看,广东制造业融资规模及投资效果系数全国领先。广东制造业企业银行贷款规模逐年增加,资本市场制造业融资居全国首位。2019年,广东制造业贷款余额近1.5万亿元,占比18%,且连续3年稳定增长,广东制造业企业间接、直接融资额均居全国第一。从投资效果系数来看,广东各年度投资系数平均值是全国的3.15倍和浙江的2.25倍,资本效能全国领先。

从土地要素看,珠三角工业用地建设趋近饱和,工业用地效率较高。广东纯工业用地(不含物流仓储用地)的占比约为17.7%,工业用地占比基本合理。值得注意的是,珠三角工业用地占比达26.5%,远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同时珠三角核心区工业用地固定资产投入强度和地均税收分别达9551.6万元/公顷和1352.2万元/公顷,土地集约利用水平远远高于沿海经济带东西两翼和北部生态发展区。

从技术要素看,广东多项技术指标领先全国。2019年,广东规上工业R&D经费内部支出2314.9亿元,是2010年的3.3倍;R&D投入强度(1.58%)、R&D活动企业数(20922个)和有R&D活动企业数比重(37.8%)等技术创新投入指标均处全国领先地位。同时,广东新产品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29.3%)、有效发明专利数(约375515件)、R&D项目数(106340项)、高技术产业营收比重(31.8%)等创新产出均居全国前列。

从数据要素看,广东制造业数据资源丰富,企业数字化转型成效初显。截至2021年6月底,广东累计发布可共享资源目录55154类,发布通用数据接口服务2104个,数据需求满足率高达99.98%,其中与制造业相关数据占比超7成。广东高水平的5G建设与布局为数据的流动应用打下坚实基础,数字新基建走在全国前列,同时广东积极推进产业集群利用数字化转型重塑产业生态,重点选择装备制造、小家电、定制家居等优势集群进行数字化转型赋能并取得显著效果。

从能源要素看,广东制造业能源消费供给较为充足,结构不断优化。用电压力是广东制造业发展面临的主要能源问题,近年来,广东扩大火电厂建设规模,电力供给形势逐渐缓解。2019年,广东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供电设备容量全国第二(12824万千瓦),仅次于江苏(13288万千瓦)。同时,广东核电厂数量和发电量均位居全国第一。广东能源消费正从以原煤为主逐渐转变为以电力为主,2019年广东电力消费占制造业能源消费23.9%,超过原煤,同时天然气推广应用成效显著。

二、制约广东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四个要素配置问题

问题一:“比较优势”减弱、核心竞争力尚未形成,广东制造业面临“双重挤压”。近年来,广东要素禀赋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突出表现为劳动力、土地、能源成本逐渐上涨,导致人才效能下降,土地报酬、单位能源产出和资本报酬均呈现边际递减态势。“比较优势”效应的减弱使广东低端制造业面对新兴经济体不再具备相对成本优势。与此同时,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强力推动制造业回流本土,导致广东尚未形成核心竞争力的中高端制造业面临新的挑战。

问题二:要素配置市场化体制机制建设尚处于初级阶段。一是体制机制不完善。广东制造业要素市场中,部分要素目前仍存在交易单位不明确、交易方式不统一、定价机制非市场化、交易场所缺失、监管体制机制不健全和创新驱动力不足等问题。二是缺乏成熟的中介服务体系。成熟的要素市场应归集交易会员单位、中介服务机构等各类企业和品牌,但以广东目前发展现状来看,部分要素中介机构数量不足甚至缺失。三是缺乏数据支撑。要素市场决定价格的前提是具备完善的数据存储与共享机制,目前除资本要素外,广东其他要素尚未形成大规模统一的、公开的、规范化的数据资源。

问题三:要素配置面临区域、行业和发展阶段不平衡的问题。从区域上看,珠三角核心区、沿海经济带东西两翼和北部生态发展区要素配置均存在规模总量、利用效率方面的差异,总体呈现珠三角先进、其他地区落后的态势。从行业上看,广东制造业细分行业间要素配置规模和效益也有较大区别,其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聚集较多要素资源,而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金属制品业等要素资源配置相对较少,利用效率也相对较低。从要素市场发展上看,广东的人才和资本要素相对市场化程度较高,土地和能源要素市场化程度相对较低,而技术、数据等要素的市场化体系仍在探索当中。

问题四:不同产业集群的要素配置需求逻辑暂未理顺。一方面,广东要素再配置增长空间依然较大。广东农村拥有35%的劳动力却只贡献了不足5%的GDP,2019年粤东西北地区城镇化率平均水平仅约53%,未来广东经济结构性转型仍有很大空间。另一方面,不同产业集群对要素配置的需求也存在差异。20大产业集群中,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与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在行业体量、生命周期、技术特征、资源条件、全球格局等多方面存在差异,推动产业集群进一步发展,亟待厘清各产业集群要素配置的逻辑与需求。

三、优化广东制造业要素配置的几点建议

全面树立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为主线的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目标。一是优化经济增长模式,建立科学的要素使用评价模式。各地区需要建立以全要素生产率为主的要素效率评价体系,并对创新与要素配置效率予以重点关注。二是协调区域发展政策有待加强。沿海经济带东西两翼与北部生态保护区地方政府应革新观念,制定着眼于要素配置效率的追赶策略,从全要素生产率角度缩小与珠三角核心区发达地区的差异,并大力发挥当地土地、环境、劳动力等区域优势,合理吸引人才、资金等资源,形成各具特色并互相补充的生产要素协作模式。

进一步加快制造业发展要素的市场化改革进程。一是进一步提高政府管理能力,充分考虑差异性政策与有侧重的管理措施对市场主体的影响,在不干预市场机制作用的前提下,采取辅助措施弥补市场功能的不完善,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范围日益增大。二是以珠三角为示范,推进全省制造业要素市场一体化建设,提高珠三角核心区域与沿海经济带东西两翼、北部生态保护区产业发展要素的流通程度。三是营造公平公正合理竞争的市场环境。尊重竞争市场秩序,提高要素在行业间、企业间自由流动,减少对企业进、退市场的过多干预。四是提高现有各部门与单位的存量资源利用率,规范资源转让、交易的相关办法与政策,促进存量资源有效流动。

大力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加强产业集群建设。一是以产业集群建设为核心,鼓励制造业企业间兼并重组,提升规模效应,优化整合产业链,提升产业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活力,促使优质生产要素向优势企业、行业集聚,提高制造业发展要素的配置效率,进而提升产业集群与产业链的竞争力。二是以产业创新为抓手,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加强企业创新能力培养,发挥市场对技术研发方向、路线选择、要素价格、各类创新要素配置的导向作用,充分激发创新活力。三是促进传统产业优化升级,提高传统产业的要素使用效率,加大对传统产业的技改支持,培育一批具有技术引领和较高生产效率的企业。四是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提高研发设计、销售、金融、物流等对制造业企业的支持,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营造良好的产业环境。

遵循市场经济和产业发展规律,用好用活政府“有形之手”。充分发挥政府“有形之手”的作用,在土地、能源等要素配置中突出体现政府统筹规划的主体作用,在人才、资本、技术、数据要素配置体现以企业为主体,使市场在要素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对人才,应通过提升统筹层次减少人才跨区域流动成本,保障人才要素在地区、产业集群和人才层次间的合理配置,避免跨地区劳动力市场恶性竞争。对资本,应利用现代化科技手段构建完善的监管体系与市场风险评估机制,引导政府资金与民间资本合理化配置。对土地,应严守耕地红线,重点解决城市土地紧缺与闲置浪费并存的问题。对技术,应着力建设科研成果产权和利益分享机制,构建技术应用效果评估体系,避免有效资源的无效利用。

【上一篇】: 赛迪顾问数说2021年第73期:长三角各省市工业互联网发展情况对比   【下一篇】: 【快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原因分析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CCID)是工业和信息化部直属单位,又称赛迪研究院,下设18个研究所、中国软件评测中心和赛迪集团等20余家控股企业,在重庆、广东、江苏、山东等地设有分支机构,现有职工2000余人,博士硕士占51%以上。 自2000年成立以来,赛迪支撑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聚焦两化融合、智能制造、数字经济、军民融合等重点领域,逐步形成了研究咨询、评测认证、科技服务、媒体会展、军工业务、产业金融6大业务布局,累计为20余个国家部委、400余个地方政府、5000余个行业企业提供服务。 研究咨询是赛迪推动思想和知识创新的核心业务,致力于提供决策支撑与产业咨询服务,承担有多个国家重大产业规划编制任务,拥有赛迪专报、赛迪前瞻等20余本研究内刊,[更多]

赛迪专家更多

刘权:我国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

2021年4月27日,国务院正式通过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条例》(以...

黄子河:构建身份认证和安全信任体...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车联网发展。“5G+...

安晖:加强网络安全保障能力 促进智...

“网联化”是智能网联汽车的最重要特点之一。网联化渗透率的不断提升,...

黄子河:强化数据安全管理 推动智能...

智能网联汽车是当前国内外技术产业创新发展的重点领域。国外领军企业持...

赛迪机构

咨询业 媒体业 评测业 信息技术服务业 会展培训业 其他(分支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