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迪概况 赛迪动态 赛迪智库 赛迪专家 赛迪业务 赛迪风采 赛迪机构 数字图书馆 联系我们

首页 > 党建首页 > 法制宣传 > 正文

专家解读《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3稿

来源:新快报   作者:   投稿时间:2012-11-02

曾引起激烈争议的“新歌3个月后可无偿翻唱”及“集体组织管理强制性委托”均得到修改啦……

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可能今年底提交全国人大审议

新增了出租权和追续权

草案对权利内容普遍增加,侵权赔偿金也由现在上限50万增至100万

  据新华社电记者日前从著作权法修订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获悉,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三稿目前已基本完成,国家版权局正在为草案起草立法说明。根据计划,修改草案将于今年年底前上报国务院,若获通过将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著作权法修订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版权局法规司司长王自强表示,著作权法修法过程中,观点态度各异,分歧碰撞不断,内容取舍复杂曲折,而国家版权局始终坚持,凡是不同利益主体能形成基本共识的,都应采纳,凡是理论有依据、实践有需要的,尽可能吸收,凡是讨论深入、尚有争议的不以单一利益方诉求作取舍。对于有关利益主体提出的、未被此次草案第三稿采纳的意见和建议,也将在向国务院提交时一并上报。

  

4个变化

  一)体例结构:表现为章节设置上遵循了先权利内容后权利限制,结构上实现了权利内容与权利限制分章设计。既参考了我国其他知识产权法律篇章结构的设计,也借鉴了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著作权法体例,结构体例更加合理。

  二)权利内容普遍增加:比如著作权方面,增加了美术作品的追续权,演唱的摄影作品的保护期,在相关权方面,增加了表演者的出租权以及在视听作品中的获酬权,增加了录音制作者在他人以播放和公开传播的方式使用其录音制品的获酬权,将广播电视组织享有的权利由禁止权改为专有权。

  三)调整授权机制和交易模式:提高了作品使用者使用法定许可的门槛,强化了使用者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的责任;在保护著作权人权利的前提下设计了以会员制为主、非会员制为辅的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建立了著作权人难以行使的权利的授权机制和交易模式,使合法者受到保护、违法者受到制裁。

  四)增加行政执法措施:其中规定权利人选择损害赔偿的方式,提高了法定赔偿标准,增加了惩罚性赔偿的规定,扩大了侵权者过错推定的范围,完善了技术保护措施和权利管理信息制度,进一步提高了著作权保护水平。

  新快报连线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谢惠加,对异于现行法之处进行解读。

  

新增权利:追续权和作品出租权

  草案的第二章第十一条,新增出租权,定义为“有偿许可他人临时使用视听作品、计算机程序或者包含作品的录音制品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权利,计算机程序不是出租的主要标的的除外”。

  追续权,定义为“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作家、作曲家的手稿首次转让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对该原件或者手稿的每一次转售享有分享收益的权利,追续权不得转让或者放弃”。

  【解读】

  对于视听作品,以往只有复制权和发行权,没有明确规定出租权,这增加了权利人对作品使用的范围。追续权为新增权利,以往法律中未曾提及。比如艺术作品,未来进入拍卖市场,艺术品原作者有权追踪分享增值部分的收益。为此,拍卖主办方必须先征得原作者同意,这样确保了作品的正版。

  纳入保护:实用艺术作品

  草案第一章第三条首次将实用艺术作品列入保护范围,定义其为“具有实际用途的艺术作品”。

  【解读】

  实用艺术作品多指工业产品设计类作品,这一保护对于设计类创作者会有积极的作用。

  惩罚力度:

  上限翻番并新增惩罚赔偿

  第七章第七十二条中规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法所得和通常的权利交易费用均难以确定,并且经著作权或者相关权登记、专有许可合同或者转让合同登记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100万元以下的赔偿。对于两次以上故意侵犯著作权或者相关权的,应当根据前两款赔偿数额的一至三倍确定赔偿数额。”

  【解读】

  现行的法定赔偿上限为50万,草案中增加至100万,翻了一倍。虽然满额一般不会用到,但在损失计算不清时,法官的裁量权扩大。而且,旧法中只有损失赔偿,并不存在惩罚性赔偿。两次以上故意侵权,就可以进行惩罚,明显增加了保护力度。

  声音

  执法最重要,法再好不执行也是没法。很多法律法规对于版权的保护已经足够严格,但是版权保护属于行政执行,行政执法的力度本来就弱,去查案时,人家把门一关,你就没办法了。

  此前实行的KTV收费政策,执行得很一般,难度比较大,很多地方甚至是空白的。现在又要求精简人员,根本不够人手来管理。

  ——广东省版权局版权管理处处长张同英谈执法

  现在的侵权案件,起诉终端用户的很少,一般是起诉经营者,容易做到,获得的赔偿也大,也更生效。但是,经营者受到什么样的限制,会采取相应的措施应对。不管是终端个人,或者是提供平台,总得有人支付费用,除非说明是免费使用。想免费下载,以后没那么容易了。

  ——广东踔厉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田子军谈著作权法修改后对老百姓的影响

  ■争议回顾

  《春天里》翻唱不是罪?今年4月初,著作权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时,引发了音乐圈的“大地震”。草案第一稿的第四十六条规定: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其他录音制作者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使用其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这意味着,旭日阳刚随便唱《春天里》,汪峰没有叫停的权力。

  4月4日下午,著名音乐人高晓松连发三条微博质疑,他写道:“一首新歌在三个月内是难以家喻户晓的,在这时就可以不经版权人许可翻唱翻录,和一首歌红了几年你再去翻唱翻录性质完全不同,这是赤裸裸的鼓励互联网盗版行径。最蹊跷的是新法只写录音制品,为何不包括电影电视剧?如果所有知识产权都只保护3个月,我们愿意共同献身。”

  这一质疑引爆了音乐圈对该法的集体反弹,汪峰、宋柯等人均提出反对意见。

  7月6日修订草案第二稿中,删除了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并且将集体组织管理的强制性转变为自愿性。


  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征求意见时间表

  今年3月底,《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一稿通过国家版权局官方网站公布,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和建议,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先后共收到来自相关部委、法院系统、教学科研系统、音乐界、互联网行业、软件行业等中外集体组织或个人的意见和建议1600多份。

  7月初,经过大量梳理、分析和论证工作,修改草案第二稿再次向社会征求意见,并由国家版权局组织召开了11次定向征求意见会,深入听取各利益相关方和主管部门的诉求和建议,此次共收到意见和建议217份。

  此次形成的第三稿,是在吸收前两次征求意见的合理成分,经过专家委员会讨论、两易其稿形成的,是“全社会共同参与的结晶”。

共1页 |< 首页 < 上一页 1 下一页 > 尾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