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赛迪观察 > 正文

数字丝绸之路 助力跨越信息鸿沟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任宇  投稿时间:2017-12-07

  数字丝绸之路是互联网时代“一带一路”的重要内涵,当前已出现了很多的实践案例,数字丝绸之路需要在政府指导和企业的主导下,以点带面,逐渐扩大“朋友圈”。
 

  数字丝绸之路五大特征
 

  数字丝绸之路是指以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为关键内容,以共同构建区域数字信息传输技术为基础支撑,以“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现代信息网络为重要载体,以实现区域数字信息流、物资流、资金流、技术流、人才流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上的数字连接和互联互通为目的的数字经济带。数字丝绸之路有以下几个特征:
 

  开放性。互联网架构是开放的,基于互联网之上的数字丝绸之路也应是一个开放的网络。根据互联网的梅特卡夫法则,网络的价值随着网络节点的增多而增加。数字丝绸之路网络要建立足够多自由的接口,满足各类信息的自由接入。
 

  长效性。“一带一路”是覆盖几代人的伟大构想,数字丝绸之路同样需要合作各方克服文化差异和制度差异,在相互理解的基础上进行长期高效合作。
 

  合作性。数字丝绸之路需要政府、企业、科研机构等多方合作,形成良好的生态合作圈。这要求沿线IT企业、互联网企业、制造企业等进行全方位开放合作。
 

  前瞻性。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通信需求和数字经济的发展往往会超过预估,这就要求数字丝绸之路建设必须具有前瞻性。
 

  深层性。数字丝绸之路不仅仅是实现信息的互联互通和经济元素的自由流动,更是数字技术和互联网带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模式、政府治理模式、国家互动模式的深层次变革。
 

  数字丝绸之路发展现状
 

  随着“一带一路”进一步加速推进,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及我国ICT企业对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深耕细作,数字丝绸之路建设在合作机制、数字基础设施、跨境电子商务等领域初显成效。
 

  在合作机制上,多边区域性信息通信技术合作机制持续深化。围绕“一带一路”建设,在现有中阿、中欧、中非、中国—东盟等多边合作框架之上,不断拓展深化与沿线地区的多边合作机制。如,《共建东非信息通信基础设施的合作谅解备忘录》、《2017-2021年深化中国—东盟面向共同发展的信息通信伙伴关系行动计划》、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等机制。
 

  在数字信息基础设施领域,数字信息互联互通稳步推进。大湄公河次区域信息高速公路已完成一期工程建设,共建东非信息高速公路得到了东非共同体国家的积极响应,中巴跨境光缆项目作为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早期收获成果已启动建设,中吉塔阿“丝路光缆项目”和中阿“法扎巴德-瓦罕走廊-喀什光缆网络项目”谈判稳步推进,中缅穿境光缆CMI和亚非欧1号海缆在缅甸威双海缆登陆站成功对接,中老、中阿通信卫星合作、中国东盟北斗卫星合作有序推进。
 

  在跨境电子商务领域,数字贸易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引擎。根据阿里巴巴跨境电子商务大数据编制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ECI跨境电商连接指数显示,与中国跨境电商联系最为紧密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分别来自东欧、西亚和东盟。其中:俄罗斯排名第一位,伊朗排名最后一位。在排名前十五的国家中,来自中东欧地区的国家最多。
 

  在企业“走出去”方面,中资企业加速推进与沿线地区信息通信服务领域合作。如,华为为非洲超过50个国家部署了超过一半的无线基站,超过70%的LTE高速移动宽带网络,以及超过5万公里的通信光纤网络。
 

  数字丝绸之路典型案例分析
 

  数字基础设施—中国移动
 

  自从“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移动主要做了两个方面工作:一是加大通信信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建设力度,二是提供质优价廉的通信信息服务。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国移动通过自建和合作的模式,在东北亚、中亚、南亚和东南亚建设了8条跨境陆地光缆,传输能力达到6270G;在通向亚太、欧洲等地区,建成5条国际海缆,同时还建设了29个信息交互节点和5个国际通信业务出入口局。在通信信息服务方面,中国移动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福州建成5个国际通信业务出入口局,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建成29个“信息驿站”(POP点,网络服务提供点),确保通信联络更加便捷、信息交流更加畅通,不断增强国际通信业务疏通能力。
 

  未来三年,中国移动在“一带一路”沿线的POP点将增加到61个,形成贯穿“一带一路”的带状“信息驿站”,同时还计划部署8个实体“信息集散岛”,打造连接全球的通信基础设施网络体系。
 

  远程医疗—乌鲁木齐跨境远程医疗服务平台
 

  随着移动医疗终端普及、医疗物联网发展、医疗机构参与度提高,我国远程医疗行业将进入飞速发展时期,预计到2020年底规模将达到215亿元。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新疆依靠与八国接壤的地缘优势和领先于周边的医疗水平,打造面向周边国家的国际医疗服务中心。乌鲁木齐建立的跨境远程医疗服务平台是借助云计算、大数据、多融合网络和移动互联网等技术,建设一个随需而动、自由开放的新一代远程医疗服务平台,涵盖中、英、俄、阿四种语言,支持跨境多方开展病历会诊、影像会诊、远程教育、健康服务等核心业务,主要以乌鲁木齐地区二级以上医院优势资源为基础,向内连接国内北上广等地多家知名医院,向外接入周边国家大型医院,形成云端医院集群网络格局。平台自建成以来,已联通区域内自治区人民医院、新疆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等13家三甲医院以及19家境外医院,其中吉尔吉斯斯坦17家、格鲁吉亚2家。据统计,2015年-2016年中亚各国患者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门诊就诊5901人次,住院患者305人次。
 

  互联网金融—阿里巴巴
 

  Paytm是印度最大移动支付和商务平台。2015年2月,蚂蚁金服收购了Paytm母公司One97 Communications的25%股份,2016年9月,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宣布共同投资于印度One97通讯有限公司,从而将印度最大移动支付服务Paytm纳入掌控中。在我国支付产业环境不断完善、技术不断创新的背景下,阿里巴巴对Paytm的收购代表着其通过“支付宝”标准体系引领全球支付产业的一个重要布局。2014年到2015年,阿里巴巴收购新加坡邮政超过15%的股份。2015年,蚂蚁金服宣布与多家韩国企业共同发起互联网银行K Bank,获准在韩国开展存贷款等银行业务。2016年1月,阿里巴巴宣布在电子结算服务领域与俄罗斯大型银行VTB银行展开合作。2016年6月20日,蚂蚁金服计划收购泰国Ascend Money 20%的股份,希望借此成为东南亚地区的主要金融服务供应商。阿里通过布局“一带一路”跨境交易支付和结算体系的建设,为阿里跨境电商的可持续发展与壮大奠定良好的基础。
 

  智慧城市—迪拜
 

  迪拜是世界城市转型发展的一个典范。目前迪拜的收入主要来自贸易、金融、房地产、旅游等第三产业,石油相关收入只占到迪拜收入的2%。智慧迪拜成为迪拜城市发展的新目标。20世纪70年代以前,迪拜发展缓慢。1989年,迪拜旅游与商业市场部成立,开始了独具特色的城市转型之路,营造出了非常便利和友好的商业环境,大力发展贸易、金融、物流(交通)和旅游等几大领域,成功发展为中东地区商贸旅游中心城市。此后,迪拜智慧城市发展的主要规划及措施应用具体如表所示。2014年,迪拜开始了新的转型之路,提出了“智慧迪拜”计划,目标是将迪拜建设成为全球最智慧的城市。“智慧迪拜”共提出545个智能服务和相关倡议,主要包括智能交通、智能生活、智能环境等六大领域。2016年,迪拜制定了“迪拜2021”的愿景规划,进一步提出由迪拜智能政府计划带动智慧城市发展的六项措施。我国企业大力支持迪拜建设,华为等企业积极参与迪拜智慧城市布局。
 

  相关政策建议
 

  进一步研究出台建设方案
 

  到目前为止,我国相关部门已经出台多项方针政策来指导“一带一路”建设,但目前我国还没有形成一套有针对性、指导性的方案。鉴于数字经济在全世界范围内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我国需尽快出台有关“数字丝绸之路”建设的指导性文件,在宏观及微观方面对“数字丝绸之路”进行分析、研究,并尝试寻找最有效的方法来解决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
 

  统一技术标准,加强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
 

  目前,“数字丝绸之路”各领域的技术标准不统一成为阻碍其发展的一大因素,亟须研究建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数字化、智能化统一的技术标准和共享机制,整合现有数据资源,解决空间基准、数据存储与检索的问题。同时,要加快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数字化基础设施的普及可以改善数字信息传输交流的大环境,使国与国之间建立起常态化、机制化的交流模式,并推动信息产业的创新发展。
 

  建设“丝路”大数据计算分析中心
 

  大数据最大的应用在于通过利用收集存储的数据来挖掘潜在价值,并通过特定算法分析、整理,应用到其他领域。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产生的数据量巨大、分散,传统的单机计算模式很难处理如此庞大的数据。建立“一带一路”大数据计算分析中心,基于信息高速公路所收集的大量数据,发挥云计算的技术功能,对数据进行整体分析、计算、分类、挖掘,并为各类应用提供服务。
 

  加大对网络安全的重视程度
 

  目前,我国许多从事“一带一路”建设的企业都遇到了信息安全的问题,其他国家亦如此。在大数据和云计算环境下,网络空间安全所面临的问题远非以前可以比拟。因此,“信息丝绸之路”要想继续发展,沿线各国必须加强合作,加大对网络安全的重视程度,提高投资力度,处理好数据的流动与存储,提高网络空间的安全系数。
 

  建立风险预警及纠纷解决机制
 

  数字丝绸之路的建设涉及到大量的跨国经济活动,对于这些经济活动而言,最致命的就是国内政治的不稳定以及国与国之间的政治敌对。应当通过大数据技术进行监控分析,广泛收集信息,对相关国家政治风险作出科学、及时、客观的预警,以最大程度减少经营主体的损失。同时,从事跨国经济活动必然会产生纠纷,“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法律体系各有不同,这也无形中加大了解决纠纷的难度。因此,要建立完善的国际仲裁规章制度,尽快将本国的相关法律法规与国际接轨,运用法治思维化解纠纷。

共1页 |< 首页 < 上一页 1 下一页 > 尾页 >|

【上一篇】: 通信区块链,想说爱你不容易    【下一篇】: 中国企业引领数字丝绸之路发展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赛迪集团)是直属于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的一类科研事业单位。成立二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面向政府、面向企业、面向社会提供研究咨询、评测认证、媒体传播与技术研发等专业服务。形成了政府决策与软科学研究、传媒与网络服务、咨询与外包服务……[详细]

赛迪专家更多

孙会峰:算力即权力

2018年3月22日,主题为“人工智能开启数字经济..

辛鹏骏:今年通信设备市场究竟怎么样

日前一则新闻引起业界关注。行业领头羊华为公司下调2..

赛迪机构

咨询业 媒体业 评测业 信息技术服务业 会展培训业 其他(分支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