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赛迪观察 > 正文

沿线国家数字经济发展现状与政策研究

来源:中国计算机报  作者:中国计算机报  投稿时间:2017-12-05

  当前,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对商业模式和生活方式都带来了深远影响,数字经济正在成为引领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成为全球各国和地区最受重视的领域之一,许多国家纷纷出台政策,将其放在了优先发展的位置。2016年,中国作为20国集团(G20)主席国,首次将“数字经济”列为G20创新增长蓝图中的一项重要议题。2017年,我国《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写入“数字经济”,提出推动“互联网+”深入发展、促进数字经济加快增长,让企业广泛受益、群众普遍受惠。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推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数字经济发展状况和相关政策已成为我们关注和研究的重点。
 

  全球数字经济发展总体情况
 

  2016年9月5日,杭州G20峰会正式发布《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指出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数字经济以一种新的经济社会发展形态,日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新业态、新动能,推动经济实现快速化、包容性以及可持续性增长,已经成为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高度关注的热点领域。目前全球数字经济发展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数字经济体
 

  2017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将促进数字经济加快成长”,首次将数字经济写入政府报告。目前,中国的数字经济规模已经超过日本和英国数字经济规模的总和,位居全球第二位。根据预测,到2020年,中国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将带动约40万亿元的市场规模,这将充分刺激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活力,为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提供新动力,促进中国数字经济全面参与全球数字经济发展进程,增强中国在数字经济国际规则、标准制定的话语权。另外,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16年全球信息技术报告》显示,中国在2016年度“网络就绪指数”中排名第59位,较2015年上升3位。2002年中国在首次排名中位居第65位,中国基本实现了在波动中螺旋式上升的发展模式。
 

  全球高度重视,各国争相发展数字经济
 

  受数字经济发展的趋势,各国都纷纷制定了国家级战略或工业部门政策,开启构建数字经济国家战略之路。根据《2015年经合组织数字经济展望》报告显示,截止到2015年底,80%以上的OECD成员国制定了数字经济战略;即使少数还没有制定战略的国家,也已经开始着手制定数字经济具体领域的某些战略和政策,为数字经济国家级战略的制定奠定基础。
 

  各国的数字经济发展程度分化严重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16年全球信息技术报告》,在2016年度“网络就绪指数”(Networked Readiness Index,NRI)中,新加坡连续两年高居榜首,前十名的国家与2015年相同,包括七个欧洲国家和美国,日本和新加坡作为两个亚洲高收入的国家入选。由此可以看出,全球领先的国家保持相对稳定性,牢牢掌握着数字经济发展的主动权和话语权。然而,在亚洲发展中国家、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依然是“网络就绪指数”排名中处在靠后的位置,并且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越来越大。虽然全球已经开始意识到这种差距的存在,并积极采取措施以及开展各种项目促进排名靠后国家数字经济的发展,以缩小各国之间的数字鸿沟,如“全民享有互联网”项目,但是在目前的条件下这种差距在短时间内仍然没有很大的改观。
 

  “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区域数字经济发展现状
 

  东南亚地区
 

  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新兴国家的发展迎来了新经济增长方式。根据跨境B2B交易机构Payoneer的《亚洲数字经济报告》,马来西亚凭借英语的高普及率以及政府为实现经济增长所实施的改革,促进了马来西亚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未来将有可能发展成为全球重要的电子商务玩家;而印度尼西亚的地区资源分配不平衡问题、菲律宾资金投资缺乏问题以及泰国政治动荡的问题,都束缚着东南亚各国数字经济的健康稳定发展。而根据淡马锡和谷歌的研究报告,未来东盟国家将成为全球互联网发展增长最快的区域;到2020年,东盟地区将拥有超过4.8亿互联网用户,将大大促进东盟地区互联网经济的快速发展,到2025年,由此带动的经济市场规模将超过2000亿美元。
 

  “一带一路”的深入推进,将进一步促进中国与东盟全方位合作的发展。东南亚市场未来将成为与中国数字经济合作的重点区域,也将成为全球数字经济发展的热点区域,成为全球数字经济创新发展新的驱动力量。
 

  中亚地区
 

  目前,中亚地区数字经济处于起步阶段,主要代表是哈萨克斯坦数字经济的发展。2017年1月,哈萨克斯坦正式发布了《哈萨克斯坦“第三个现代化建设”:全球竞争力》,明确提出“第三个现代化建设”的主要任务就是推动国家经济数字化发展,增强国家的国际竞争力。
 

  中亚地区是“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地区,中国高度重视与中亚地区各国的合作发展,尤其是区域性大国——哈萨克斯坦的合作。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与哈萨克斯坦进出口贸易额达到78.8亿美元,中国成为哈萨克斯坦第一进口来源国。
 

  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可以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加强5G、互联网+以及智能制造等互联互通领域的合作,促进5G在工业物联网、智慧城市等领域的运用以及加强信息技术与传统制造行业的融合发展。未来,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在“数字经济”领域的合作将成为推动两国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影响因素,对提高两国贸易往来水平、经济发展具有积极助推作用。
 

  中东欧地区
 

  中东欧国家大多是新兴经济体,在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方面,各国有着各自的优势产业和专业领域,开展互利合作的前景广阔,但各国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方面相对滞后,存在着较大发展瓶颈。
 

  “一带一路”建设为世界提供了更多与中国合作的机会,在“16+1”建设、联合发布的《宁波宣言》和第五次中国-中东欧领导人会晤的共同作用下,中国与中东欧已在多领域促成合作,推动多边经济发展,保加利亚等国愿意通过与“一带一路”等建设对接,借助多边合作框架,促进本国国内的数字经济和高新科技领域的发展。
 

  多年来,一些国家通过制订高瞻远瞩的数字经济发展战略,包括中国、印度、阿联酋、以色列、波兰等,在数字基础设施、电子商务、网络治理等各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增长速度明显超过发达国家,日益显示出巨大的发展潜力和活力。
 

  非洲地区
 

  为加快互联网的普及,非洲国家启动了“硅谷网络”建设计划,目前已取得成效。现在非洲已建立起近200个技术创新中心,3500个与新技术应用相关的企业以及10亿美元的泛非创业基金。
 

  不仅如此,非洲多国加强了国内数字经济的发展。2017年6月,埃及国家支付委员会发布5项重要决定以提升电子支付水平,公布5项新规以促进埃及向无现金支付型社会的转变,以提升埃及的数字支付水平;突尼斯等国陆续启动4G网络服务的推动举措。
 

  2013年,麦肯锡公司就发布了题为《非洲雄狮走向数字化:非洲互联网的变革潜力》的报告,指出非洲已步入“数字经济”时代。
 

  但非洲所面临的问题也很突出,如基础设施建设薄弱、实体商店数量较少等。尤其近几年,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非洲国家的工厂、企业目前普遍面临各类成本过高、耗时过长等问题,导致非洲国家对数字经济带来的帮助需求巨大。2017年G20峰会将非洲视为重点讨论对象,在G20成员国的支持下,包括数字经济在内的非洲发展问题得到了充分磋商。
 

  “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数字经济的政策特点
 

  以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带动数字经济发展
 

  “一带一路”涉及国家众多,目前公认包括60多个国家,人口约占全球50%,GDP约占1/3。这些国家中经济增速较快的发展中国家较多,而其数字基础设施水平普遍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影响了打造“一带一路”共同经济体的互联互通的过程。“数字鸿沟”问题已经成为困扰其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阻碍。有研究指出,基础设施和可获得的服务是产生数字鸿沟的主要因素,可见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对提升企业运行效率和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发展数字经济中将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作为重中之重。
 

  电子商务领域已成为发展数字经济的重要抓手
 

  近年来,由于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普及、生产制造的全球化以及交通物流业的爆发式发展,电子商务发展迅猛,零售行业突破了时空限制,将传统贸易销售理念进行了全面升级。电子商务领域也已成为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数字经济重要助手。“丝绸之路”自古以来就是各国进行贸易通商的重要路径,借助互联网技术兴起的跨境电子商务已经升级成为了“网上丝绸之路”,更加高效地实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整合资源、加强经贸合作和发展。2016年,印度修改其电子商务政策,批准外国企业对印度平台型电商公司进行100%的直接投资,但保留了对外商投资自营型电商公司的限制,这一举措将促进中小电商平台的发展。
 

  扬长避短充分利用国际合作带来的优势
 

  在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各国政策都不同程度的提到了利用国际合作优势来实现自身发展的目的。信息与知识的共享已经成为信息技术时代重要的标志,而数字经济内涵中的重要层次正是共享的概念,加快国际化战略合作是数字经济必然的要求。作为技术领域发展尚不成熟的老挝、孟加拉国等国,期待与更多的亚欧国家开展合作,促进自身的数字经济发展。
 

  促进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数字经济合作的对策建议
 

  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数字经济领域的沟通交流机制建设。
 

  打造建设“一带一路”数字产品平台、共享经济平台、共享技术平台等专题型平台,促进中外数字经济领军企业和中小企业不同规模企业间的了解与合作。利用官产学研合作方式,结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企业、科研机构和政府在技术、市场和调控方面的优势,以企业为主体,以用户为中心,以市场为导向,合作开展对数字经济发展具有制约性的关键技术攻关。
 

  推动我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数字经济产业园区。
 

  将数字经济的发展与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等工业领域相结合,将“一带一路”产业园区定位从单纯的制造中心向研发、制造、示范和创新为一体的数字型高技术平台转化。目前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还有较大空间,产业体系的很多环节都不完善,许多方面亟待提升,要促进行业的公共服务平台发展,实现行业间的资源整合。
 

  大力培养掌握先进数字技术、智能制造和管理知识的复合型人才。
 

  建立相应的人才培养模式和培训体系。建立数字经济教育联盟等机制平台,定期制定或更新支持数字经济及产业园区人才培养政策,开展数字经济领域相关主题的比赛等活动。鼓励企业引进国际专业人才,制定人才迁移优惠政策吸引高端专业人才留在企业长久发展。建设专门的行业人才网络交流机制,为国际人才交流提供平台,同时完善特定行业的国外职业培训认证流程,增加相关行业国际专业人才流动性。

共1页 |< 首页 < 上一页 1 下一页 > 尾页 >|

【上一篇】: 通信区块链,想说爱你不容易    【下一篇】: 如何推动颠覆性技术创新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赛迪集团)是直属于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的一类科研事业单位。成立二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面向政府、面向企业、面向社会提供研究咨询、评测认证、媒体传播与技术研发等专业服务。形成了政府决策与软科学研究、传媒与网络服务、咨询与外包服务……[详细]

赛迪专家更多

工业控制系统信息安全行动计划解读

工业控制系统是钢铁、石化、电力、核工业、轨道交通、..

制造业“双创”发展加快向纵深推进

杨春立表示,2016年是制造业“双创”元年,201..

赛迪机构

咨询业 媒体业 评测业 信息技术服务业 会展培训业 其他(分支机构)